祖母(文学作品)

编辑:羁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23:32:3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李密是三国时蜀汉的小官。蜀汉灭亡后,晋武帝看重他的才华,让他做太子侍从官。李密不愿远离与 自己相依为命的祖母,便写《陈情表》给皇帝晋武帝看了这封信,嘉奖他孝敬的真诚,答应了他的要求。直到李密为祖母送终以后,才外出做官。
作品名称
祖母
创作年代
三国时蜀汉
作品出处
《陈情表》
作    者
李密

祖母李密辞官报祖母

编辑
附:《陈情表》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孤苦,至于成立。既无叔伯,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童。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待汤药,未尝废离。
逮奉圣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臣以供养无主,辞不赴命。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洗马。猥以微贱,当待东宫,非臣陨首所能上报。臣具以表闻,辞不就职。诏书切峻,责臣逋慢。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臣欲奉诏奔驰,则以刘病日笃;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臣之进退,实为狼狈。
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甚。且臣少事伪朝,历职郎署,本图宦达,不矜名节。今臣亡国贱俘,至微至陋。过蒙拔擢,宠命优渥,岂敢盘桓,有所希冀?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以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愿陛下矜愍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卒保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祖母祖母的安顺

编辑
作者:戴冰
我心中一直有两个安顺。一个是现实存在的,有白塔、文庙和油炸鸡蛋糕以及许多朋友的安顺,这个安顺我从小就去,几乎年年都去,有时一年要去好几次,我对它的熟悉程度不亚于我生于斯长于斯的贵阳。我心中还有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安顺,我把它称之为“祖母的安顺”,那是祖母在我还很年幼的时候,于黑暗之中无意之间为我描绘出来的。 祖母是地道的安顺人,中年之后才随祖父迁至贵阳,一生都与安顺保持着密切联系,差不多年年都要回安顺小住。临终前一年,她若有预感,不顾家人的极力劝阻,执意抱病回安顺住了好长时间,回来不久即卧床不起,直至逝世。从我记事起,祖母不仅每年回安顺,印象中每年也有许多亲戚朋友从安顺到贵阳看望她,特别是祖母当姑娘时的几个闺房密友,有的我叫“姨婆婆”,有的我叫“姑奶奶”,一时也记不清楚。姨婆婆姑奶奶们一来就住上十天半月。人上了年纪瞌睡少,常常就一床共卧闲聊到半夜,内容多是她们年轻甚至幼年时的记忆,零碎琐屑,漫无边际,其中就有许多骇人听闻而又古朴之极的故事被她们絮絮道来。比如某个老太婆逼媳为娼不遂,杀人碎尸,被县知事游街示众而后凌迟处死,比如某个妇女数十年养了一条蚂蟥在自己的肚子里,再比如某人潦倒一生,全为了等待一匹接他去做皇帝的海马……我那时就睡在祖母卧室的隔壁,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我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任凭那些久远往事的片断如磷火时断时续掉进耳中。那些时而阴森,时而诡谲的故事在胶汁一样黏稠的黑暗里渐渐发酵,并且自我渲染堆积裂变,多年之后,终于在我心中织出一个“祖母的安顺”来:一个悠远诡异,散发着浓重的腐朽气息同时又充盈着浓重的生之体味的所在。成年后,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读鲁尔福的《佩德罗·巴拉莫》,我惊讶地发现,它们跟幼年时的那些夜晚相比,在什么地方可怕地相似。“祖母的安顺”在祖母过世多年后仍然在我心中继续衍生,与现实的安顺越离越远,终于变得与之毫无关系,它仿佛自有它的逻辑,按照它应该是的模样,像雨季的藤蔓一样疯长,而且越来越芜杂越来越清晰。我预感到它将随着我的一生不歇息地向着物质的实存推进,最终冲开想象的迷雾而显现出来,自有其城郭,自有其居民,自有其风尚,自有其四季…… 后来我开始尝试小说创作,“祖母的安顺”成了我某一类小说的总的背景,成为我设计这类小说背景时的想象的附丽,确切地说,甚至成了我某一类小说的美学追求。打个很不贴切的比方,“祖母的安顺”于我的意义,有点像美国南方小镇于福克纳和麦卡勒斯的意义。不同的是,福克纳和麦卡勒斯的南方小镇由他们的现实经验所构成,而我的“祖母的安顺”则构建于几个老人黑暗中的窃窃私语,构建于童年、黑暗、诡谲的故事三者并存,同时又相互作用而产生的某种奇异的氛围,以及由此被激发的我的想象…… 我自来喜好哥特小说神秘而凄厉的意味,自来对所有的小城镇都怀有强烈的好奇心与敬畏感,对那些毫无现实价值与意义,然而瑰丽奇崛的超现实境界心醉神迷——这一切也许都与祖母和她的闺友们有关,与幼年时从黑暗的隔壁传来的窃窃私语有关。 祖母享年79岁。出嫁前是一个绣花女工。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字词 其他文化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