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馒头

编辑:羁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0 01:27:12
编辑 锁定
中国黑心食品层出不穷,深圳市揭发地下工厂每天生产数千个污水馒头,而且大量使用添加剂,馒头主要流向小工厂。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市龙岗区爱联社区一片拆迁危房中有一个地下馒头加工厂,使用的面粉是从低档农贸市场购买的过期或变质面粉,并用废弃污水井中的脏水和面,而且添加过量的膨松剂、乳化剂、氧化剂等化学剂,使馒头又大又软,而生产染色馒头时,直接加入柠檬黄、玉米香精等添加剂。该厂每天生产数千个污水馒头,由于使用大量添加剂后变得又白又大,而且价钱很便宜,1元三个,很受消费者欢迎,馒头主要流向附近的市场及小工厂。
中文名
污水馒头
地    区
深圳
属    性
黑心食品
特    点
价钱便宜

污水馒头废弃污水井脏水和面

编辑
据报道,当地居民曾多次投诉这间黑作坊。前段时间,染色馒头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有关部门前去调查,当场截获了大量染色馒头以及柠檬黄、玉米香精等添加剂。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随即贴了封条,但未对当事人进行处罚。第二天晚上,他们悄悄将封条撕掉,继续生产。投诉者称,黑作坊存在已有两年。由于价格便宜,购买的人较多。但他们发现吃了馒头后,多人出现肠道系统疾病,有的人甚至吃完馒头就上吐下泻[1] 
该店老板娘向假扮买家的记者承认,用已经发馊的馒头泡水充当发酵的酵头,又用屋后废井的水生产馒头。她解释,加工厂位于被拆迁的地区,自来水经常被停,再加上原料成本上涨很快,他们只能用井水。她说她也知道井水脏,但“不至于会吃死人”。至于白馒头,老板娘直言不讳地说“都是增白剂的作用”。她表示,他们刚开始做馒头,没有使用添加剂,根本就没有人来买,还指责他们使用劣质面粉。后来使用大量的添加剂后,不仅馒头个头大,而且还很白,吃起来也很松软,很受欢迎。老板娘还坚持说,加工厂十多天前被查封后,他们也就没有继续生产馒头。现在所卖的馒头,都是从正规市场进的货,每天会卖几千个。[2] 

污水馒头吃完馒头上吐下泻

编辑
据投诉人介绍,生产染色馒头的人,一般从低端农贸市场购买过期或者变质面粉,用废弃污井中的脏水生产馒头,添加了过量的膨松剂、酶制剂、乳化剂、氧化剂,这样馒头才能够又大又软。
位于龙城街道龙翔大道一侧的爱联畲吓村龙都小区,大部分房屋已被拆迁,剩下的危楼很少住人,小区在凌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冷清。路人谁也不会注意到,就在这片待拆的危楼群中,龙岗区不少人吃的早餐馒头正从这里出笼。
近日,不断有市民向投诉,称龙都小区二巷6号后面,有一栋两层的危楼,长期被无牌无证的流动人员用来生产染色馒头。
这些投诉者是爱联社区原住居民,住在黑窝点附近。据投诉人介绍,生产染色馒头的人,一般从低端农贸市场购买过期或者变质面粉,用废弃污井中的脏水生产馒头,添加了过量的膨松剂、酶制剂、乳化剂、氧化剂,这样馒头才能够又大又软。他们生产的染色馒头主要是玉米馒头等杂粮,一般是在和面时直接加入柠檬黄、玉米香精等添加剂。不加色素的面粉用来制作白馒头,为增加甜度和香度会加一些糖精和香精。
据投诉者称,黑窝点存在有两年左右,由于价格便宜,他们起初也经常去那里买馒头当早餐。但他们不久后发现,吃了那里的馒头以后,多个人出现肠道系统疾病,有的甚至吃完馒头就上吐下泻。
经过观察,他们发现了这个黑馒头店的秘密,“另外,老板跟我们熟了,也劝我们不要买玉米、杂粮等类型的馒头,说这都是经过染色制成,主要是配送给工厂里的。叫我们买白馒头,但我们发现秘密后,连白馒头都不敢买了”。
将装有馒头的白色泡沫箱装车准备外运 将装有馒头的白色泡沫箱装车准备外运
周边居民还告诉记者,最近1年来,他们多次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该黑窝点生产染色馒头和污水馒头,但监管部门一直无动于衷。在上海染色馒头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以后,市场监管部门才过来调查了解,当场截获了大量染色馒头,以及柠檬黄、玉米香精等添加剂。工商部门贴了封条,但对当事人没有作任何处罚。
贴封条后第二天,黑作坊的几个人晚上悄悄将封条撕掉,又继续生产馒头。他们再次投诉,但监管部门并未前来。昨晚,记者拨打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龙岗分局值班电话,在告知相关情况后,值班人员表示马上将通知该分局市场监管科同事,次日将采取行动。“如果他们存在私拆封条的行为,我们可能还要通知派出所民警过来处理”。

污水馒头之前曾生产染色馒头

编辑
老板娘解释,馒头的利润很低,不白不大就没有人买。他们刚开始做馒头,没有使用添加剂,根本就没有人来买,还指责他们使用劣质面粉。后来使用了大量的添加剂以后,不仅馒头个头大,而且还很白,吃起来也很酥软,很受消费者欢迎。
昨日早上,记者以购买馒头的名义进入黑作坊,发现屋内放有几只盆子,里面用水泡着一些已经发馊的馒头,在场的老板娘(绿衣女子)承认,这些都是变质的馒头,用水泡过后用来充当发酵的酵头。
老板娘说,他们确实曾用过屋后废井的水生产馒头,这也实属无奈。由于这里属于被拆迁的地区,他们的自来水经常被停。再加上原料成本上涨很快(包括自来水),他们一个馒头只卖3毛多钱,要想赚钱,只能用井水。老板娘也知道井水很脏,但称“不至于会吃死人”。
老板娘向记者承认,之前他们也一直生产玉米馒头、黑色馒头等,实际上使用的也是普通的白色面粉,只是添加了一些染色剂。这些染色剂都属于食物添加剂,对人体没有危害。但上海染色馒头事件以后,市场上对玉米馒头、黑色馒头很抵触,只要是有颜色的馒头,大家就不去买,他们最近就没有继续生产。
老板娘介绍,他们属于无证生产,生产条件比较恶劣,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10多天前,工商部门曾经查封了这里,他们也就没有继续生产馒头。现在所卖的馒头,他们都是从正规市场进的货,每天要卖几千个。但老板娘并不知道,其凌晨生产馒头的过程,早已被记者记录在案。
在黑作坊内,记者还发现了大量的添加剂,包括膨松剂等。旁边有温热的蒸笼,出笼的馒头无一例外都是白得喜人,与黑糊糊的蒸箱、笼屉形成鲜明对比,老板娘直言不讳“都是增白剂的作用”。
老板娘解释,馒头的利润很低,不白不大就没有人买。他们刚开始做馒头,没有使用添加剂,根本就没有人来买,还指责他们使用劣质面粉。后来使用了大量的添加剂以后,不仅馒头个头大,而且还很白,吃起来也很酥软,很受消费者欢迎。

污水馒头污水横流老鼠乱窜

编辑
作坊四处都是蚊虫,而在作坊的门口,借着灯光可以明显看到,有硕大的老鼠四下乱窜。其一楼有三间房,最右边的一间门上贴着封条,屋子里堆满了铝皮大蒸笼;而在最左边墙外的胡同里,有一口水井,井口与地面平齐,旁边脏水横流,井水看起来污秽不堪。这是一口被污染的老井,这家人平时都在井边洗衣服,附近居民也偶尔过来洗东西,但绝对不敢饮用其中的井水。但令人担忧的是,小作坊的这家人平时做馒头,就是用这井里的污水和面。
时间进入零时,这家人准时开始了馒头的生产。这看起来是一家四口———一对老伴和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分工很明确———中间的房子里,中年男子负责和面,中年绿衣女子负责切馒头,老年妇女专门将装好馒头的蒸笼搬运到右边那间房里,老年男子则负责蒸馒头,不时也会过去帮着搬蒸笼。中年男子和面时开着机器,将面团放在机器里轧几遍即可,随后交给绿衣女子。绿衣女子在闲暇空隙,不时坐到门口的椅子上,警惕地四处张望。馒头被一笼笼搬到“蒸房”里,这家人一直奋战到凌晨近6时许,此时天已大亮,这也意味着馒头都蒸好了。

污水馒头大白馒头一元三个

编辑
馒头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咬一口也挺有嚼头,但有一股重重的碱味,仔细看面粉里有不少黑色杂质;糖包子被包成三角状,里面呈真空状,咬开一角发现里面只有微量的糖水,更出人意料的是,里面还有两只黑色的蛀虫尸体。
在黑作坊门口,堆放着大量泡沫塑料粘成的箱子,昨日凌晨下雨溅起的泥沙,沾满箱子外侧。凌晨6时,这家人将蒸好的馒头装在这些箱子里。在一辆三轮自行车后面放了两箱后,中年男子骑着出发了。
该男子十分警惕,一边骑着三轮车一边回头张望,似乎是怀疑被人跟踪,他一路拼命猛踩,快速地穿越一个红灯路口,沿着龙翔大道西南方向逆向行走,随后在一个路口拐进爱联社区一生活区。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一带有几个小工厂,那名男子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给厂里配送馒头,“都已经习惯了”。
将馒头运往附近生活区和工厂 将馒头运往附近生活区和工厂
等记者随后跟上中年男子时,他已经送完馒头往回走,他再次绕到马路对面,快速地逆行骑回家。
10多分钟后,三轮车上又装了4箱馒头,这次是老年男子出动。当时正下着大雨,老年男子披着雨衣,沿着龙翔大道向北骑行,他一路经吉祥中路拐进鸿进路,最后在鸿进路尽头处“风临城”小区大门附近的屋檐下停下,摊开馒头箱子,并从三轮车上拿下一只塑料凳子,坐着摆卖馒头。
此处有一个小市场,早上虽然下着雨,但这里聚集了大量早起买菜的居民。很快有不少人围过来买馒头,每个人都提着一大袋子离开。记者发现,买馒头的人一般都是老年人,偶尔也有小孩。
记者随后也去到老头的摊前,他表示现在已经不生产玉米、杂粮馒头了,只有白馒头和糖包子。记者分别买了几只,白馒头1元钱3个,糖包子1元钱2个。馒头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咬一口也挺有嚼头,但有一股重重的碱味,仔细看面粉里有不少黑色的杂质;糖包子被包成三角状,里面呈真空状,咬开一角发现里面只有微量的糖水,更出人意料的是,里面还有两只黑色的蛀虫尸体。
正在老人前去摆摊的时候,另一路记者发现,有几个人去到该黑作坊上门取货。龙都小区附近居民江小姐告诉记者,这家人生产的问题馒头主要是销往龙岗各地的小工厂,另外也摆摊卖给路人,消费者都是一些老人和打工者等低端人群,他们都图馒头便宜,殊不知存在严重食品安全隐患。“他们也不想想,现在玉米和杂粮都那么贵,好多地方都是卖一块钱一个,他们一块钱竟然能买到三个大馒头!”

污水馒头撕毁封条自行恢复生产黑馒头

编辑
2011年5月5日,龙城街道联合综治办、市场监督所、爱联派出所等单位联合执法,对该处黑作坊再次进行了查封。龙城市场监督所确认黑作坊老板擅自撕毁封条,自行恢复生产黑馒头,该所对黑馒头取样后,没收了生产工具和生产原料。黑作坊老板娘也因生产加工黑馒头、擅自撕毁封条,被警方处以拘留,其随后发誓“以后再也不做馒头了”。面对执法人员的询问,老板娘和她的公公婆婆百般抵赖。她们先是坚称从来没有进入被封的房间,也没有生产黑馒头,随后在铁证面前又改口,解释称“封条是被风吹开的”。
一部分污井水馒头被运到附近小区叫卖 一部分污井水馒头被运到附近小区叫卖
老板娘又表示生产馒头使用屋子里的自来水,而并非污井水。但据龙城街道办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所住的房子属于待拆的危楼,拆迁补偿早已给到业主手上,根本不允许出租住人,因此该房处于无水无电状态。事实上,老板娘前日早上已向南都记者承认使用井水和面。
老板娘还对执法人员发誓称“除了酵母,没有添加任何添加剂”,但南都记者随后在现场找到了几个“泡打粉”食品添加剂的盒子,他们对此表示“前段时间用过的,是为了馒头发得更大更好吃,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危害”。这家黑作坊所使用的泡打粉含有明矾和碳酸钙等成分,其中明矾中含有铝,容易造成老年性痴呆、骨质疏松、心血管疾病等,是对人体有害的,现在被医学证明不宜食用。
更出人意料的是,现场竟来了一名自称清洁工的男子,过来为黑作坊说情。他表示,他们平时都吃这里生产的馒头,因为卖得非常便宜。“现在物价这么高,要是把这里查封了,我们去哪里买这么便宜的馒头啊?”该男子还提出,建议让这家人申办相关证照,从此合法经营。执法人员问该男子是不是老板娘的亲戚,他表示只是老乡。

污水馒头街道办鼓励无证作坊办证

编辑
执法人员还发现,该黑作坊的二楼一间房里竟然养着一群鸡,里面臭气熏天,整栋黑作坊卫生状况堪忧。昨日上午,执法人员经现场调查取证后决定,对该黑作坊再次进行查封。
龙城街道办事处表示,该黑作坊已于4月22日被龙城市场监督所进行了查封。近日,该作坊经营业主擅自继续生产馒头并对外销售,龙城街道在获悉情况后,于昨日上午立即组织综治办、市场监督所、爱联派出所有关人员赶赴现场调处,龙城市场监督所现场查封暂扣了面粉搅拌机、蒸笼等生产不洁馒头的器具,同时将馒头做进一步检测,爱联派出所将2名经营主和2名证人带回派出所审问。昨晚,爱联派出所负责人表示,该黑作坊老板娘已被依法拘留。
龙城街道办还表示,他们在严厉查处违法行为的同时,也鼓励无证经营业主依法依规办理证照经营手续,街道将协调相关部门简化办证途径。[6]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