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追月录

编辑:羁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01:51:13
编辑 锁定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战火纷飞,天下各路诸侯、藩镇节度使乃至各色各样的地方势力、农民义军或为扩张地盘,或为驻地自保而互相攻伐,戕害百姓,以至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由此,那些绿林草莽、刺客刀手更是层出不穷……
中文名
流云追月录
授权级别
授权作品
书    号
140927
类    别
传统武侠

流云追月录作品信息

编辑
类别:传统武侠
书号:140927
授权级别:授权作品
本周贵宾推荐:0
本周被阅读数:94
本周收到鲜花:0
本月被阅读数:537
本月收到鲜花:0

流云追月录正文初读

编辑
这是一个位于长江边上的小镇,名字叫“双源镇”,它位于巴蜀边境,背靠秦岭山脉,远望昆仑,面向长江,东边紧挨着荆楚之地。因为地势的原因,无论是从下游还是上游往来的贩夫走卒都会选择这里做一个小憩,补充给养;所以这个小镇虽然不是很大,却也热闹非凡,而且这里还驻扎了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色人物,其中多以黑道上的人物居多。而这之中在长江水域一带独霸一方的“金钱帮”势力最大。因为官府远在下水百十多里外,所以这里实际上成了一个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表面上它是一派繁华的景象,其实背地里却是乌烟瘴气,暗流横行。
这一日午后,天气稍觉凉爽,镇上一家叫“近水楼”的酒馆,二楼临窗的一张桌子边坐了七、八个壮汉此刻正杯碗交错地喝得不亦乐乎。酒入佳境,划拳猜枚之声渐渐高调,荆楚方言里的粗话更是连篇。内中一个剃了光头、脸上一条刀疤的大汉与对面一个头发略带黄色的同桌为一拳起了争执,这个粗着喉咙喊:“我先出,你后出”另一个则嘶着破锣嗓子嚷嚷:“谁说我后出的?分明是二哥你喊慢了吗!”
“蔡老五,你让大伙儿说说,究竟是我先出还是你先出?”
两人争相不下,坐在桌角的一个穿紧袖衣服的瘦子这时忽然站了起来,二话不说拎了桌上的酒坛子飞快地在两人面前的黑土陶碗里都给注满了酒。他动作麻利,待他斟完了,面前的二位才恍然回过神来,齐声嚷嚷:“做哈子……猴子你小子做哈子……”
被叫做“猴子”的这才贼缝着眼笑眯眯地说:“我看薛二哥和蔡五哥俩争来争去的把个碗里的酒都争洒了,我可是好意给二位斟酒啊,再说了这样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不如这样吧——薛二哥和蔡五哥都别争了,趁着今天大伙儿高兴,干脆这一碗都干了算了!”
那光头和蔡老五听了哪里肯干?都争着端起碗来要硬塞给对方,那个叫薛老二的更是扒拉了上身的衣服,任其耷拉在腰际,露出了一身的横肉,虬着手筋给对方敬酒。这一来可就热闹了,俩人都是一手送一手拒,拉拉扯扯几个来回硬是不肯服输,吵吵闹闹地差点没把座小小的酒楼给掀翻了去。
此刻的二楼上,除了这一桌闹酒的,另外还有几桌人,都很安静,唯独其中一个坐在他们相邻桌上背上背了一顶斗笠农夫打扮的中年男子似乎受不了这份喧嚣,微蹙了眉头,呷干了杯子里的酒,又不紧不慢地去享用桌上的两碗小菜,待放下筷子,不在意地伸手去拎桌角上摆着的几个酒盅,一一提过却才发现业已全空了,于是带点醉意地呼喝了一声:“酒保,再与我取一盅酒来!”
歇了一会儿,没听见酒保的反应,他又提高了嗓门喊了一句,可是那酒保在楼下此刻正忙,哪里听得到!倒是楼上的几位食客都把眼睛睃了过来,盯了他两眼,又各自回转了去。连隔壁的这一桌正处于热闹中的人都有两个忍不住回头看了农夫一眼,那眉角闪过一丝戾气。
中年人浑没在意,又等了片刻,仍然不见酒保在楼梯口露面,心中着实气恼,可这时旁边桌上的闹得正欢,这楼下的酒倌儿迟迟不来,兴许是酒多了些的缘故,嘴巴里哼哼了句:“哪来这么多的苍蝇?”一手扶住了酒盅,脑袋都快挨到桌面,看样子像是喝多了。
隔壁桌上刚才回头的两位这时扭头向这边望瞭望,似乎是听到了他那句话,却没往多里想,随即其中一个坐在窗前体型稍胖的大汉就冲着楼梯口喊了声:“罗小子,有客人叫你给拿盅酒上来,你妈个小**没听到哇?”
感情是他们这一桌离楼梯近,被他这么朝下一吼,那楼下的胖掌柜的听见了,利马逢迎了句,跟着呵斥酒保上楼去招呼。
不大一会儿那小二就一溜小跑带爬地上来,手里的盘子上托了一个陶盅。上了二楼先是冲刚才吆喝的大汉点头哈腰:“伍爷,刚才是您叫小的哪?”
“日你个小**不好好招呼客人,还要老子帮你做生意啊?要不是看在你家掌柜的面上,今天就刮你猪皮去烫了下酒吃!”
那小二听了连连点头哈腰地称是,照着叫伍爷的大汉指示来到中年人桌前端上酒,可待他见了中年人却又没了刚才对伍爷的那份恭敬,反而数落了句:“又是你啊?得,你今天就行行好,别再喝了!都连着两天了天天来喝醉得一塌糊涂,吐得满地都是,你今天可不能再害我了啊,再吐的话我这楼上的客人还不又要像昨天一样都跑光了?”
中年人这会儿酒劲上来,听了酒倌儿的话也没反驳,倒是鼻息很重地责问他:“赤佬!我倒是问……问你,我刚才叫……你上酒……你怎……怎么就……没听见?……他……们……一叫你……你耳朵就……就不聋了?把……把酒给……给我拿……拿过来!”看他说话已经舌头大的转不过弯来,一吐字口音却是江浙一带的人。
本来那隔壁的一桌子人刚才都还在酒兴上闹得不亦乐乎,待得这农夫说完了整句话,其中几个耳朵尖的立刻住了斗嘴,齐刷刷回过头来盯住了他。
他们这么一停不打紧,整座酒楼上的客人也全都鸦雀无声,连那小二也呆若木鸡般给骇的脸色煞白,心里一个劲儿地打鼓:“乖乖我的爷,这位大哥酒多了倒也罢了,却恁是这般不知好歹!也不看看这里都是什么地面儿,居然把这帮吃人的老虎给得罪了,离死不远了哦。”
楼上出奇地安静,安静得可以听见醉酒的客人喉咙里喷酒气的声音,在那小二听来简直跟打雷似的!想来他毕竟还是个跑堂的,见过的客人多,人也圆滑,愣了半天不得法,忙着第一个出来打圆场,“你看看看看,我都说了别再喝了的,这下子好了,今天准又得要害我被掌柜的骂了!”
谁知道那农夫此刻却摇晃着抬起脑袋直了身子冲天喷了句:“什么破……破楼?喝酒……还……得……受气,这酒楼……苍蝇太……太多,吵了半天……害得鹅……酒都喝……喝不定性!”显然这农夫是个苏州府地面的人,只有那边的人才会自称为“鹅”。
那一桌子大汉这一听,立刻便有几人发作道:“哟呵!我说这泥腿子究竟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假的喝醉了?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个写法?”想来他们再怎么笨,也还没笨到那种连如此明白影射的侮辱都听不懂的地步。他们这其中的几人数那光头大汉薛二的脾性最为暴躁,此刻他已经一个大踏步跨将过来,二话不说抬起一脚就踢翻了农夫臀下的凳子。只听得砰咚一声,那凳子直飞将出去,砸在楼壁的花墙上,立刻摔成了几瓣。想那薛二本意也只是让对方吃些苦头,倒也没成心想要了这农夫的小命。在他想来自己这一脚要是真踢上这人身上去,那还有受得起的?非一下子让他见阎王去不可!真要是闹出人命来这青天白日里在这个小镇上倒也须是不甚好看。
那小二见了这等架势,本待再来说上几句好话的,但是突然间他就如同见了鬼似地呆在了那里,嘴巴才张开,却就那么停住了,没能合拢了去!
那农夫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的,适才他直了身体,手也离了桌面儿,如今凳子没了,他却依然是先前那个姿势,仿佛他座下的那条四角驻马凳根本没曾动过!须知他可是一条腿儿弯着,另一条腿儿是斜伸了都在桌子下方的,恰似他是坐在一只虚无的秋千儿上的样子;这等姿势看在任何人眼里都不但觉得怪异,而且简直就是诡秘!那感觉仿佛眼前这人不是个活物,而是一鬼魂飘在那里,全身没半分重量一般!
那坐在窗边的大汉见了紧拧了眉头,咝咝地深抽了一口凉气,随即眼光一阵阴沉,暗自低头沉思。
那薛二是个莽撞人,见自己踢了凳子对方居然没事一样,忍不住好奇地“咦”了一声,随即弯了胳膊肘上身一倾,也不在乎自己拳头是否太重将对方打死,右拳带着风声倒锤似地就砸了过去。窗边的大汉本待要劝说一句的,哪知他却晚了一步,也不知那农夫使得什么法子,众人都没觉着他什么动作的时候,薛二的那一拳早已从农夫后项擦过,人跟着失去了重心,腾腾腾几大步咚地一声撞在花墙上。
这两下里一个来回.早把座酒楼上的其它食客给唬得魂飞天外去了,一个个都猫着个身子贼也似地贴着墙根往楼下溜,落末的几个居然是连滚带爬着滚下楼梯去!
那薛老二毕竟长得壮实,这一撞只不过弄了个头昏眼花,片刻工夫他居然又站直了回过神来,呆头呆脑地问出一句:"你用的甚么妖法?"说罢了一摸脑门,提起铙钹儿般大的拳头又想上来打,不妨那一直坐在酒桌上没动的大汉一声喝住了他,然后立起身冲农夫抱了一抱拳:"江南流云舞蔽日,苏州府门小夺刀!不知阁下怎么称呼?我这兄弟莽撞,如有得罪,请多原谅!"原来这大汉倒是个识货的行家,刚才那农夫不动的姿势是苏州府苏家的点水轻功绝学,给他看出来了。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武侠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